那年夏天 是蛊惑人心的毒药

发布时间:2012-04-12 | 网址:http://www.xiaohehe.net


谨以此文,悼念我恋恋不舍的曾经。

记忆的钟摆始终指在十五岁的那个暑假,摇摆不定,过了这么久,关于你的一切,始终无法从眼前消失殆尽,不堪的现实,暖心的回忆,让我无力向前。

十五岁那年,爸妈去了云南度假,将我寄放在大姑家,爸爸是家中的幺儿,所以大姑已是五十多岁了,儿孙满堂,当然,面对年少的我,她给予更多的是宠溺的疼爱。每天在姑家无所事事,出出进进,我尽量掩饰着自己的无聊,每天跟在老姑后面,进出表姐表哥家。从小,理科便是我致命的弱点,以帮我补课为由,老姑喊来了姑父的侄子,那个满身朝气阳光的哥哥,叫他帮我补数学。看到有人陪我玩了,乐不可支。

那年,他大三,比我大整整六岁,遇见他的那天开始,便在心里种下了因。之后的每天,除了补课之外,他都会带着我跟小我三岁的小外甥出去玩。很难想象,被两个小屁孩每天像鼻涕一样黏着是怎样的感觉,或许会比较的烦吧,可是从未见他嫌弃过,总是不厌其烦的带着我们到处玩。去不远的职校打球,爬到莲花山顶吹风,从一中门口招摇过市的逛过,肆无忌惮的放声大笑,还有观景台边上的山顶,一眼望去是一中的全景。那年,尼玛哥哥刚考上大学,亲戚朋友全来祝贺,我们就那样在蚂蚁沟水库的草滩上追着闹着,晚上,一帮小孩聚在那小小的卧室里,讲着吓人的小故事,你就在我边上,当我吓得发抖时,你轻轻的将我拥在怀里,嘴角轻轻上扬,说着不怕不怕。

爸妈回来后,为了答谢老姑,宰了一只羊去山里野炊,你们一家也在邀请之内,那天,天气格外的好,山上的草木格外的清新,我站在远远的地方望着你,当你回头时,赶紧将视线转移到别处,假装看不到,我偷偷拿眼角瞄着,看见你微笑着摇摇头。或许在你眼里我终究还是个孩子吧。我从没想过这份因会是如此的刻骨铭心。

刚上高一那会儿,你隔三差五都会来信,问我的学习情况,那清秀刚劲的字迹,字里行间透着你的关心,每次收到你的信,我总是那么开心,到现在,那仅有的三封信都还保留着,还有那两张照片,上大学前,我把所有的日记,所有的信件都烧了,只剩下你写来的信,几乎是走哪儿带哪儿,妈说,烧了吧,我倔强的撇过头,怀里紧紧揣着那些信跟照片。从一开始,在我眼里你就是那么完美无缺,看着自己满身的缺点,自卑到极点,之后的日子总会听到关于你星星点点的消息,却不敢再跟你联系。直到高三那年的五一,姐姐再婚时,我们又一次不期而遇,你微笑着走来,跟我开着不紧不慢的玩笑,我只是轻轻一笑,立马躲开了,一年的努力终于得到了回报,我过线了。(日志)

很想把这好消息第一个告诉你,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。预科那年,我从姐姐那儿要了你的手机号,试着给你发信息,你回了,你还记得我。那年寒假,我瞒着爸妈跟你见面了,结果让我消沉了整整一个假期乃至一个学期,因为听你说你有女朋友了,胸前的口袋里,你的手机一直在响,你时不时拿出来翻看着,脸上焦急的神色越来越明显,那冷漠的态度让我凉到了心底,你说姑姑叫你回家,多么虚假的借口,我还是愿意相信你,看着你消失在人群中的背影,我哭出了声,这些你都不知道。

这些年,我一直活在自己编织的有你的世界里,直到去年突然听到你要结婚的消息,一直以为,等我毕业我们就能在一起,结果,我在妈妈面前哭出了声,你的婚礼,爸妈没有去,因为我哭了很久,苦的很伤心。时常会刻意从姐那里询问你的消息,听到你狠幸福时,我很开心。直到过年那阵,去看老姑时,我看见了电视柜上你们的结婚照,新娘子灿若桃花的笑容,你一脸安定的表情,我失神了很久,直到眼前一片模糊,抬手轻拭去眼角的泪,不愿让老姑看见我狼狈的模样,之后来了很多客人,我就让老姑去陪亲戚,我在厨房忙活着,小小的客厅,我怕自己不管坐哪儿都会看见你幸福的样子。

昨晚跟妈妈视频的时候,妈说上周在姐家看见了你,和她,到现在我都不愿去面对这事实,妈说她很温柔可人,看着蛮贤惠,我笑了,泪再次滑落,是否该是喊她一声嫂子了,或许吧,哥,希望你能幸福哦,这篇文字,不知你是否会看到。有个女孩,从十五岁开始,爱上了你,为了配得上你,她一直都在不断的努力,不断的上进,而如今,她爱的那个男子已为人夫,她希望这辈子他都是幸福的。

那些曾经,犹如致命的毒药,狠狠的侵蚀着我的世界,是否,该放下?是否,该遗忘?倘若时光倒流,我一定不再那般的任性,不会安于命运的安排,靠努力,凭不懈,去将你留在身边,一辈子不离不弃。

作者:安夏 扣扣:812836630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相关内容
精品图片素材推荐
本站为您提供优质的非主流相关个性素材与资讯,如果您有好的建议或意见,请联系站长!
Copyright © 2015 炫名网 蜀ICP备12017392号-1